央行:针对金融深化创新完善调控模式
2014年02月13日 13:58
来源:
标签:

央行:针对金融深化创新完善调控模式


来源: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记者贾壮

央行在日前公布的《2013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出,下一阶段要综合运用数量、价格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组合,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在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流动性闸门的调控和引导作用更加重要。

央行表示,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增强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协同性。同时,进一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改善和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要把货币政策调控与深化改革紧密结合起来,重视从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扩大消费者主权的角度继续深化改革,更充分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针对金融深化和创新发展,进一步完善调控模式,疏通传导机制,提高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央行指出,要继续根据国际收支和流动性供需形势,合理运用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短期流动性调节等工具组合,管理和调节好银行体系流动性,加强与市场和公众沟通,稳定预期,促进市场利率平稳运行。

同时,引导商业银行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做好各时点的流动性安排,合理安排资产负债总量和期限结构,提高流动性风险管理水平。继续发挥宏观审慎政策的逆周期调节作用,根据经济景气变化、金融机构稳健状况和信贷政策执行情况等对有关参数进行适度调整,引导金融机构更有针对性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央行要求,应进一步健全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提高金融机构自主定价能力。继续推进同业存单发行和交易,探索发行面向企业及个人的大额存单,逐步扩大金融机构负债产品市场化定价范围。继续培育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和贷款基础利率(LPR),建设较为完善的市场利率体系。建立健全中央银行的利率调控框架,强化价格型调控和传导机制。

关于金融风险的防范问题,央行表示,在支持金融创新的同时,加强对理财、票据和同业业务发展潜在风险的监测与防范。加强对地方政府性债务和偿债能力的跟踪监测,探索以市场化机制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预警和评估体系,加强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能过剩行业和房地产行业贷款信用违约风险的监测,防范部分地区、行业、企业风险及非正规金融风险向金融体系传导。

报告认为,要充分发挥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作用,强化交叉性、跨市场金融产品的风险监测和监管协调,促进各类金融市场、各类金融工具的协调发展,建立健全金融综合统计体系和信息共享机制。构建危机管理和风险处置框架,推进存款保险制度建设。采取综合措施维护金融稳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央行日前公布的《2013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执行报告》认为,当前经济稳定增长的基础尚不稳固,增长对投资和债务的依赖仍在上升,高投资模式以及资源过度向房地产等领域集中,容易导致债务水平上升,并可能对其他经济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形成挤出。

报告还称,目前价格形势基本稳定,同时还有不确定因素,对未来价格走势还需继续观察。

央行认为,物价走势主要取决于内外部经济形势和总需求变化,当前内外部经济较为平稳,货币环境比较稳定,工业生产能力较为充足,加之基数因素的影响与上年大体持平,都有利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 继续保持基本稳定。

但央行也指出,农产品[-3.64% 资金 研报]、服务业等领域的潜在价格上行压力依然存在,房价整体仍在上涨,特别是一线城市房地产价格涨幅较高,有可能向其他关联领域传导,增大成本压力。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 涨幅总体仍在负值区间,与结构调整过程中的产能过剩问题有关,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生产资料及初级产品价格变化的关联度也比较高。随着全球经济逐步复苏,主要经济体PPI变化也会对国内物价产生影响。

报告认为,从经济发展的潜能和动力等综合情况看,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经济仍有望保持平稳向好、稳中有进的态势。但也要看到,经济运行中仍面临不少风险和挑战。

从国内情况看,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仍有待增强,经济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需要关注。近些年来,中国形成了外需和国内投资“双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尤其是近年来地方主导的大规模融资建设模式进一步强化,在稳定了GDP增长率的同时,也增大了经济运行中的潜在风险。

从国际情况看,全球新的强劲增长动力尚不明朗,欧元区经济整体仍相对疲弱,还存在隐患,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模式调整还在进行,脆弱性尚未消除,随着美国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长期利率可能继续上升,新兴经济体面临资本流动和融资成本变化的冲击,全球经济运行中的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出口面临的国际竞争也可能会更为激烈。当前经济稳定增长的基础尚不稳固,增长对投资和债务的依赖仍在上升,高投资模式以及资源过度向房地产等领域集中,容易导致债务水平上升,并可能对其他经济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形成挤出,加剧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结构性问题也使总量政策的效果受到影响。

总体看,内外部环境依然复杂多变,需要继续推进结构调整和转变发展方式,在调整转型的关键难点上进一步取得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