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透明”上阵 重视预期备战流动性
2014年02月13日 13:37
来源:
标签:

央行“透明”上阵 重视预期备战流动性


来源:华夏时报 

尽管刚刚公布的经济数据良好,M2、社会融资总量、超储率也预示着流动性充裕,但货币市场大幅度地跌宕起伏仍然牵一发动全身,无论是“钱荒”还是“心慌”都是市场中不能承受之重,于是央行一改往日的淡定从容再接再厉,节前再度向市场注入资金。

1月23日,央行在公开市场上再度进行1200亿逆回购操作,加上1月21日进行的2550亿元7天和21天逆回购,当周公开市场净投放3750亿元,创下11个月以来的最大的单周净投放量纪录。而去年央行则是淡定地在春节前的最后一周,才放出大量逆回购。

不仅如此,1月20日,央行还曾发出公告,称央行将以常备借款便利(SLF)的方式,向大型商业银行提供了短期流动性,并开设分行常备借款便利试点,以求应对不时之需。

提前备战

2013年两次流动性紧张曾让货币市场“人心惶惶”并迅速蔓延,对货币当局而言,不能重蹈覆辙再现“钱荒”,但目前2014年利率中枢上行日益成为大概率事件,资金价格继续攀升,在此背景下,管理流动性更为前瞻、灵活显得尤为重要。

央行在“钱荒”事件中的态度也在变化。在6月的资金紧张中,央行一改往常的资金紧张就投放流动性的模式,顶住压力促使金融机构降杠杆,也坚定地没有采取动作。这也备受压力,被指政策的不透明,加重了市场对流动性的恐慌预期,从而加剧了市场的资金紧张。

而在2013 年年底的资金紧张中,央行主动采用并公告了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向市场释放了正面信号,杜绝了再次“钱荒”的可能。

因此,这次央行启动巨量逆回购,并提前预告也显得情有可原,而且招标利率保持稳定。而且21天的期限跨年,显然是为了应对春节前后资金紧张,21天逆回购操作上一次开启是在2005年年前。

“其实更担心年后会紧,而且节后2月7日还要缴准备金。”一位银行交易员分析说。

同时,央行实施SLF,且范围扩大至中小银行。央行1月20日宣布由当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向符合条件的中小金融机构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据多位银行人士称,此次常备借贷便利操作试点额度总计1200亿元人民币,可循环使用,当隔夜、7天和14天期回购利率分别高于5%、7%和8%时,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可向央行申请常备借贷便利操作。

早在2013年春节,央行就曾通过常备借贷便利操作解决了部分商业银行因现金大量投放而产生的资金缺口,6月份流动性紧张时也通过其向部分稳健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在今年节前央行向商业银行进行流动性问卷调查时,不少反馈就提道,货币政策工具应更灵活,其中就提到了SLF操作。

央行此次分支行常备借贷便利操作的对象包括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四类中小金融机构,这将显著减轻压力条件下流动性压力。根据银行证券测算的数据,这四类金融机构是全国性银行净融出的主要对象,在2013年春节前后,1、2月份四类金融机构日均净融入量分别为1904亿、1791亿元,2013年12月份四类金融机构日均净融入额1456亿元,而此次1200亿元的额度使用对于四类金融机构融资压力的缓解是显著的。

政策转向尚早

央行的操作增加了透明性,而且加强了预期管理为各界所乐见,但此次SLF操作显然更是“救急不救穷”,银行还是需做好自身的流动性管理。

“试点中小银行SLF操作提供了一个流动性危机时的救助手段。”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说,此次试点规模只有1200亿元的上限,且多次要备案,期限也偏短,只有隔夜、7天和14天,远远短于大银行1-3月的期限,尤其是触发操作的利率上限也很高,暂定利率5%、7%、8%。按照这个利率水平,从2013年下半年货币市场的情况看,仅6月份、10月份、12月份符合触发条件,触发操作的天数分别为13天、5天、3天,但这三个月的流动性压力都不小。而1月24日shibor对应期限的水平分别为3.7%、4.4%、6.77%。

“因此算是一个防患未然的手段,不能反映出央行政策的放松。”上述人士认为。

而央行对流动性和银行资产增速也一直关注,在2014年人民银行货币信贷工作会议上,央行就强调,1月份以来,在银行体系流动性供应较为宽裕和商业银行追求“早投放、早收益”等影响下,贷款增长较快。春节临近,现金需求将显著增加。货币信贷部门要及时提示风险,引导金融机构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合理安排贷款投放节奏,防止资产过快扩张。

当前并未骤降的外汇占款水平,让市场对于放松政策的渴望并不那么迫切,只是希望能不再紧缩,毕竟市场上持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如对同业业务的指责,传说中银监会的九号文也被几度酝酿,国办107号文提出了加强影子银行监管的要求,对于银行而言,都会改变当前的既定格局。

而对于央行而言,目前的政策目标似乎已不再仅为传统的四大目标,经济增长,通胀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在当前特殊的经济转型时,自然问题多多难度加大,如去杠杆、调结构、促转型、金融稳定。这就增加了货币政策的相机抉择的空间和难度,向市场的信号传递和预期引导也不太容易保持灵敏度。

他认为,央行需要把不属于货币市场承担的完成特定政策目标的责任卸下,更需要前瞻性的判断货币市场的可能的资金波动,并增加对相关信息披露,包括流动性变化、政策工具使用、政策目标的及时性和透明度,使得金融机构形成合理预期,市场内生的稳定机制得以发挥作用。货币市场在未来有可能成为内生流动性创造的重要渠道,成为货币政策实施的主要市场,从中培育基准利率和增强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这是货币市场的重大使命。“如果经济领域缺乏必要的改革和调整,仅仅依靠货币政策和金融调控,向金融机构施加压力和指导。”中信建投[-2.41%]分析师王洋分析说,例如从货币市场流动性收紧,引导金融机构加强自身流动性管理,促使金融机构去杠杆,进而到经济去杠杆,可能后果更多是增大了短期市场波动而无助于中长期性质的经济问题的解决,同时扭曲了金融机构的运行机制。